“小猪,准备来开始了哦。” 
“好,马上来。”导演催促着,小猪把剧本交给助理,然后回过头对煕文说“那你在这里等等我咯,应该不会很久” 
“嗯,好的”煕文笑笑。
煕文坐在一旁看着他们拍戏,天啊,怎么有这么精致的脸啊,原来以为哥哥已经够帅了,没想到。对了,想到亦儒煕文就一肚子的火,居然扔下自己跑掉,太过分了,害自己现在也回不了家,还被那个杨光白眼,真是气死了。不过话说回来,能碰到这么帅一帥哥对于外貌协会的VIP煕文小姐来说也算是补偿了。也不知道现在那个死不了的哥哥跟瞳怎么样了,等他回到家发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哦。
在煕文坐在片场大发花癡的时候,亦儒已经赶到家了。刚下车来不及锁车子,把钥匙一扔就往家里跑。吓的接到钥匙的老管家乔叔连忙问“少爷,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亦儒跑了两步,突然回过头,管家?煕文不是说管家不知道哪里去了吗?“乔叔,你在家?”
“当然在啦,少爷,这里就是我的家啊,我还能去哪里?”乔叔被亦儒的问题吓了一大跳,“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瞳她......”
“瞳小姐啊,她在帮少爷收拾房间啊。”
亦儒这下明白了,他的这个魔鬼老妹把他耍了,这个死丫头,亦儒在心里默默骂着。
“啊切,啊切”煕文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哪个不要命的敢骂我啊,煕文暗暗想着。
“你还好吧,着凉了?”小猪拍完一场戏,回来等导演运镜顺便看看台词,结果刚过来就碰上煕文的大喷嚏。
“没有没有,不知道哪位大侠在远方默默骂我。”煕文边说边站起来把椅子还给小猪。
“不用不用,阿雄再帮我找个凳子啦,怎么能让女士站着呢?你刚说有大侠骂你,怎么只有大侠能骂你吗?”
“是啊,我偷偷告诉你哦,我是武林高手,除了大侠谁敢骂我啊。”煕文凑到小猪耳边故作神秘的说,小猪一听“噗”的一声笑出来。
“你笑什么啊,我说的是真的,我看这世界上除了我哥哥,也没人敢骂我了。”煕文说着想起亦儒抛下她自己跑掉又生气起来,厥着嘴哼了一声。
小猪看着身边的这个女生,突然觉得她很可爱,圆圆的脸,眼睛虽然不算大可是一闪一闪很有精神,煕文突然回过头刚好跟小猪的眼神对上。小猪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问“你有个哥哥啊,应该对你很好吧。”
“鬼咧,他会对我好才有鬼咧。从小就欺负我,还丢下我自己跑掉,害我回不去家,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路盲。”煕文越说越生气,干脆把鞋子甩了,抱膝坐在椅子上,眼神里充满怨恨。小猪在一边看着煕文,忍不住又笑笑。“你在笑什么啊,一点都不同情我。”
“没有啊,你跟光是朋友啊。”
“朋友,er,不算是也不算不是,就认识啦”
“认识而已哦,我觉得你们还满熟的啊。”
“熟,没有啦,er,也没有不熟,她算是我哥的女朋友啦。”
“本来今天晚上是她和你哥哥的PARTY,然后你跑出来恶作剧想给他们惊喜,然后他们误会吵架,然后你哥就自己走了?”
“你很多然后诶,你应该去当编剧。”
“小猪,可以开始了哦,最后一场拍完收工了哦。”导演这时又在催促小猪
“好,马上来哦。”“最后一场了,马上可以走了。”
“好,大编剧。”聊了几句之后煕文的人来疯本性就出现了,她开着小猪玩笑把小猪推走。
小猪也不生气,这个女生,小猪笑着晃晃脑袋。
亦儒走到客厅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太激动了,撇下光就自己跑了。完了,那个大小姐不知道要发什么脾气了,想着亦儒转身准备回去舞会,突然又停住,突然跑掉又突然回去算什么啊,现在这样突然回去碰到那个大小姐在气头上自己肯定完蛋了。算了,明天再说吧。“这是我的时代,由我给你未来......”手机响了
“喂,哦,光啊,我,那个,不是......”亦儒结巴着,“光,那个我妹妹她......”
“我知道,病的严不严重啊,要不要看医生?我打电话约王医生吧。”
“er,不用不用不用,只是发烧,不用看医生,没关系没关系的。那个,今天真的......”
“真的不用吗?煕文说病的很严重呢。”
“不用,真的不用,煕文从小到大健康的要命,发个烧就觉得严重了,今天......”
“不用对不起啦,如果妹妹病了你还不走的话也太没爱心了吧,你跑的还真快啊。”
“er,那个,我......”
“好好照顾你妹妹吧,还有煕文迷路了,不过我叫朋友送她回去了,不用担心,就这样咯,88。”
亦儒挂了电话,更担心了,天啊,这个大小姐居然不吵不闹,还说是应该的,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煕文迷路了?还真是路盲,刚刚自己跑太快没顾上她,这个大冤家回来肯定闹死了,也好,谁让她捉弄我的,算是惩罚。
“哥,你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早?”瞳听到亦儒打电话的声音,出来看看。
“瞳,你还在收拾我的房间吗?”
“对啊,哥,你东西好多哦,还没弄完呢。”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吧,快去休息吧。”
亦儒听到瞳的声音,看看瞳确定她真的没事,连忙推推瞳让她去休息
“可是......”
“没关系啦,还有乔叔可以帮我啦,男生的东西其实有些你还是不要看到的好,再者说要是我可爱的瞳明天累倒了,你的那位骑士肯定不会放过我了。据说他会跆拳道诶,我肯定会输的很难看。”亦儒说笑着,却没发现瞳的脸色黯淡下来
“那好,那我去休息了,亦儒,er,哥,你也早点休息。”瞳沉着脸往房间走,“er,那个,煕文突然跑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她......”
“她没事啦,她去找朋友了,马上就回来了。”亦儒打断瞳
“哦,那我回房间了。”
瞳回到房间,没精神的倒在床上,刚刚帮亦儒收拾东西看到很多的照片,男主角都是亦儒,而女主角却一直更换。最近拍的一张里,那个女孩很漂亮,穿一件拖地晚礼服,应该是在他们参加什么聚会的时候拍的,这个女孩应该就是煕文说的光吧,跟光比起来自己是那么平凡,就像个灰姑娘,人家是大企业的大小姐,而自己呢是生父都不耻提起的私生女,嗨,瞳叹了口气,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瞳,怎么暸?不舒服吗?是不是生病了啊。”
“东,不是啦,没精神而已,刚刚看书看太久了。”
“哦,这样啊,不要那么累啦,你那么聪明考试都没在怕的啊,早点睡吧,明天我去接你,早饭你想吃什么呢?蛋糕还是......”
“都可以啊,你知道我不挑的。”
“那好,瞳你休息吧,晚安。er,对了,盖好被子哦,不要感冒了。”
“嗯,晚安。”东总是这样,无微不至,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嗨,瞳又叹口气。瞳啊瞳,你在想什么啊,光那么优秀,你只不过是亦儒的妹妹,妹妹而已,懂了吗?瞳想着一把用被子蒙住头。
“等好久哦。”煕文自言自语道,这场戏拍好久哦,导演要求好高哦,一直拍一直拍,煕文等着等着都等困了。索性抱膝靠在椅子上睡起来。又过了半个钟头,终于OK了,小猪也松了口气,终于收工了,明天还要早起去一个学校里取景,还要錄影,终于可以收工了。小猪走过来叫煕文,却发现煕文批着自己的白外套睡着了,小猪忍不住靠近一点打量煕文。煕文睡着的时候很可爱,就像个小婴儿一样,呼吸很轻很柔软,睫毛不住的颤动着,时不时还砸砸嘴,看来是梦到什么好吃的了,风吹过来,煕文用头蹭蹭椅背缩缩身子把外套又包紧了点。“真可爱啊。”小猪在心里说着。“阿祥,车开过来了哦,钥匙给你,我先走了。”阿雄把钥匙扔给小猪。
“煕文,醒醒啦,可以回家了。”小猪推推煕文
“啊。”煕文揉揉睡眼,“可以走了哦。”一边还伸个懒腰。
“给,外套还你。”依然是没睡醒的声音。
小猪接过外套,拉拉煕文“快走啦,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可是煕文依然没睡醒,闭着眼睛站起来,差点撞到走过来的灯光师。好险小猪拉住煕文
“你还真像是冬眠的熊诶。”
“蛤?熊?很可爱啊。”
“快走啦。”小猪拉着煕文去开车。
一路上煕文都没什么精神,可能是没睡醒的关系。路过面包房的时候,小猪下车去买咖啡和明天的早饭,留下煕文自己在车里。煕文打开车窗眼神放空的看着窗外。突然看到一只小狗穿越马路,可是前面一辆车正开过来。煕文“啊”了一声冲下车去把小狗抱在怀里,挡在车前面,好险死机刹车刹的快。司机生气的走下来,指着煕文“你怎么回事啊,不会看路啊。”
“诶,明明是你不会看路好不好,没看到有狗狗在路中间啊,不会让路的哦。”煕文被狗狗一惊吓完全醒过来了,她的假小子本色立刻显现出来。
“你有没有教养啊,对人大吼大叫的。”
“我说这位先生,好像先乱叫的人是吧,麻烦你下次先把自己搞定再说别人,哼。”煕文抱过狗狗转身就走了。
小猪刚好从面包店出来,目睹了这个过程,没想到这个可爱的女孩还满勇敢的嘛。煕文转身之后自己暗暗松了口气,要是司机没刹住车自己就在医院了吧。
“你还满有爱心的嘛,都不怕的哦,服了你了。”
“狗狗很可怜诶,我没办法看他被撞啦,对不对,狗狗。”煕文说着开始玩弄手里的狗狗,是一只小钢毛猎狐,煕文仔细检查才发现小家伙的脚受伤了,刚刚结了血伽。“好可怜哦,脚还受伤诶。”
小猪一边开车一边抽空看看狗狗“不很严重,上个药就好了。”
“你会哦,那等下你帮狗狗上完药再走吧,我看我们家佣人肯定都不会,乔叔狗毛过敏更不敢碰狗狗了,我那个死不了的哥哥那么没爱心,我又不会,你就帮忙嘛,好不好好不好。”煕文睁大眼睛摆出可爱的表情向小猪求情,小猪本来就打算答应不过看着煕文,他忽然决定跟煕文开开玩笑。
“可是,我明天还要早起上工诶,而且明天一整天的工作,还要去那个东上学院取景。”
“东上,那不是我的学校嘛,好啦好啦,你就答应啦,我明天做早饭加中饭给你好不好,就答应啦,小狗狗很可怜诶。”煕文晃晃狗狗的腿向小猪求情。
小猪忍不住笑出来“好吧,我不吃青菜哦。”
“太好了,狗狗你说是不是。哈哈。”煕文从座位上弹起来却撞到车顶,“哦,好痛哦。”
小猪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女孩真是天兵啊。
“终于到家了,该死的辰亦儒,看我怎么整你。哼哼哼哼哼。”
一回到家,煕文的大小姐脾气开始发作,完全忘记狗狗的事情,只想着要找亦儒报复。
“煕文,狗狗。”小猪忍不住在一旁提醒着,煕文这才想起来狗狗的腿还要处理,暂时压住脾气,领着小猪和狗狗一起走到客厅。
“你家好大哦,那副画上画的是你吧。”小猪指一指客厅墙上的一副画像。
“不是啦,那是我妈妈,跟我很像吧,那是我爸爸画的呢。你等我一下哦,我去找医药箱。乔叔,乔叔。”
“小姐回来了啊。”
“乔叔,医药箱咧,在那个,阿切,在那个,阿切,在那个我房间。”
“啊,忘记了,乔叔我跟你去拿吧,差点忘了乔叔你狗毛过敏。”煕文拉着乔叔去找医药箱。
在房间里收拾的亦儒听到动静也出来看看。他估计应该是煕文那个魔鬼老妹回来了,准备先下手为强,否则到时候遭殃的可就是他了。亦儒来到客厅,没看到煕文只看到抱着狗狗的小猪。
“你好,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罗志祥......”
“他是我朋友。”小猪话音未落,煕文抱着医药箱走了出来。“死不了的辰亦儒,你跑的还真快嘛,把我自己扔在那里,害我差点回不来诶,你很过分诶,平时怎么不知道你是短跑冠军啊,瞳一出事你跑的到还满快的,我生病我看你都不会管我吧,到底谁是你妹妹啊。”
“你们都是啊,诶,你少反驳哦,如果你不把瞳当姐姐干吗买糖给她啊,干吗她生病你跑来啊。”
“我,我是自己想吃糖啊,结果买错了啊。等下,瞳真的病了啊。”
“哦,承认了吧,原来你是捉弄我的哦,你还好意思说。”
“我不这样说你哪知道你原来那么挂心瞳啊,蛤,我是为你好诶。”
“什么嘛......”
小猪抱着狗狗站在一边看着兄妹两吵架,怀里的狗狗好像也在看热闹,发出呜呜的叫声,提醒煕文还有他的存在。煕文这才回过神来。
“先不跟吵了,我的狗狗比较重要。”说着不理亦儒,“小猪,给你医药箱。”
小猪笑着把狗狗放到地上,然后接过医药箱。“狗狗乖哦,不要怕哈,哥哥会很亲的,如果哥哥欺负你姐姐帮你打他。”
噗次,小猪被煕文逗的笑出来。
“笑什么啦,快点啊。”
“你确定他听的懂你的话?”
“他听不懂你听懂就可以啦,轻一点啦。”
煕文抱着狗狗让小猪给狗狗擦药,亦儒站在一边看着说笑的两人,突然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这个魔鬼妹妹居然跟别人这么有说有笑然后对自己的哥哥这么凶悍,太过分了。
“辰亦儒,去帮忙到下水啦,你站在那里当木头哦。”
“哦。”亦儒强压怒气去厨房倒水。他故意很慢很慢,等他回来的时候小猪已经走了。亦儒一走到客厅,煕文的飞枕就扔过来了。
“死色老头,你倒个水倒到火星去了哦。”
“诶,你很不对诶,对别人就那么温柔。”
“干吗,吃醋啊,你还是不是对别的女人那么好,还好意思讲我咧。水拿来啦,我去睡觉了。”
亦儒对这个魔鬼妹妹彻底无语了,嗨,怎么摊上这么个妹妹啊。不过今天那个罗志祥还真是特别啊,这个老妹居然没有对他大小声。回想起以前所有跟老妹接触的男生基本每个都会被老妹吓跑,不会吧,老妹不会是......算了,不可能的,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不可能啦,睡觉去睡觉去。
第二天,亦儒起了个大早,今天要去新学校报道嘛,虽然说出国留学还提前毕业,不过还不想这么早接受老爸的事业还要多完两年就找个理由在到学校待着,当然为了不把这个会死人任务扔给煕文,亦儒硬是拉了煕文一起去学校。亦儒准备去叫煕文起床,经过瞳的房间,亦儒敲敲门,瞳也应该起床了。“瞳,该起床了哦。”
“少爷,瞳小姐已经出门了。东少爷一大早就来接瞳小姐去吃早餐了。”
“哦。”不知道为什么,亦儒突然有种失落感,“还真是细心啊。”
“煕文咧,她肯定没起来。”
“少爷,小姐也起来了。”
“蛤,不是吧,这么积极?”
“那是当然啦,你以为我是你啊,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煕文在楼下餐厅对着亦儒大喊。
亦儒走下去见煕文正在摆早餐。
“不会吧,你做的啊。太神奇了吧,在美国的时候也不见你做次早饭诶。”
“这是便宜你的,我做多了,给你吃,我走了哦。”煕文说着拿起手边的便当盒就往外走
“你去哪里啊?”
“这个呢是给狗狗的早饭,这个呢是我的早饭。”煕文指指手上的便当盒。
“你不在家里吃啊,而且你吃的好多哦。”
“要你管,我走了啦。”煕文没好气的回答,然后快步走掉。
“ho,太没大没小了吧,我是哥哥诶。”说着亦儒狠狠咬了一口面包,没想到这个魔鬼老妹厨艺还不错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bearcherry 的頭像
babybearcherry

寶寶的泰迪熊

babybearc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熊猫
  • 写的不错不错的说~
    ^_^吧唧吧唧。。。坐着等后续
  • 哇咔咔咔咔
    谢谢熊猫
    偶想请熊猫客串客串的说

    babybearcherry 於 2007/12/02 22:06 回覆

  • hitomisho
  • 是我變成狗狗了嗎?
    1r好溫柔哦~~~嘻嘻
  • 温柔的小1r马上就要发彪了
    哇咔咔咔咔

    babybearcherry 於 2007/12/02 2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