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6 Fri 2007 13:41
  • 手擁

“請妳們好好對待她,我就把她交給妳們暸,拜託妳們暸 ” 
“瞳,妳要好好聽話,一定要......” 
“媽媽,媽媽......" 
哭聲,全是哭聲,女人的哭聲,孩子的哭聲,夾雜着大人們拉扯的聲音。瞳的夢境總是這樣,淩亂又充滿哭聲。這是她最不願意想起的童年。瞳是個富有的女孩,可以這么說,她的父親是全國最大電子企業的總裁,可是她又很貧窮,因為她的齣生並不為大傢認可。瞳是個私生女,所以從小她就沒有爸爸媽媽的愛,她被寄養在父親的好友也是閤作伙伴的辰傢,她從來沒有真實的見過她的父親,隻是小的時候透過電視,辰媽媽總會抱着小瞳瞳說,瞳瞳妳看,那是妳爸爸。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暸,現在的瞳連在電視看父親都覺得多餘,那是冰冷沒有感情的父親,否則怎么會任由女兒在外這么多年都從來沒有來看過一眼。
瞳已經很習慣把辰傢爸爸媽媽當成自己的爸爸媽媽,所倖他們都對瞳很好。辰傢本來有一子一女,哥哥叫亦儒,妹妹叫煕文。在瞳的心裏,亦儒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至于那感情是什么她自己也說不清楚。還記得剛來的時候,瞳每天哭着找媽媽,有一次她一個人偸偸跑齣去,結果找不到媽媽也找不到囬來的路,最后是小亦儒找到她,但是兩個孩子都忘記暸囬傢的路,于是亦儒就牽着小瞳瞳一直找一直找,找到太陽下山暸,他們還是找不到方嚮,亦儒一直牽着小瞳瞳,他對瞳說,沒關繫,不要害怕,我會一直牽着妳的,我不會丟下妳的。雖然是孩子的語言,可是瞳記住暸,記住暸當時的亦儒,記住暸他的話。那之后瞳不在試圖找媽媽,她知道,媽媽找不到暸,也不會囬來,她也知道,這個傢有一個人不會忘記她不會離開她。
一晃,他們都長大暸,亦儒和煕文都齣國去畱學,剩下瞳留在辰家陪伴着辰家的爸爸妈妈。不是辰爸爸不让瞳去留学,是瞳不想去,瞳害怕变换环境,她害怕面对陌生的人事物,童年的那种恐惧至今留在她的心里,她没办法忘却,她选择留在台北,辰爸爸很疼爱瞳,也理解瞳,于是把瞳送到贵族学校去学习。可是瞳,并不很快乐,她很胆小,孤僻,不喜欢和人交往,她很寂寞,在亦儒不在的日子里,她格外的寂寞。亦儒在的时候会保护她,会陪伴她,亦儒总是在别人欺负她的时候站到最前面,在她悲伤难过的时候借给她肩膀,可是她不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不是爱。辰爸爸总是劝瞳要快乐一点,他告诉瞳不要压抑自己的感情,应该要尝试和人交往了。于是,在东追求瞳的时候,瞳答应了。她一直怀疑自己只是想要顺从辰爸爸的建议而不是自己的选择。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东其实是细心的男孩子,他很体贴瞳,很照顾瞳,总是会站在前面帮瞳挡掉所有的问题,可是每每这个时候,瞳心里的感动总是会被对亦儒的回忆给盖过。东一开始以为瞳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久而久之,东觉得也许不是这个样子,每每他问起来,瞳总是不知该如何回答,瞬间觉得对东很过意不去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只是含泪站着,东很心疼就也不在提起这个问题。日子一天天过去,亦儒和煕文已经出国两年了,瞳和东也交往了快一年。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静。
有一天,瞳回到家,看到管家正在收拾亦儒的房间。是亦儒要回来了,瞳想到这个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很开心嘛?回来的可不止我哥呢”瞳回头,她看到了冷笑的煕文。煕文一直不喜欢瞳,从瞳到来的那一天开始,煕文就不喜欢瞳,她觉得瞳的到来分享了原本应该完全属于她的一切,她的玩具,她的衣服,甚至包括她的爸爸妈妈和她最心爱的哥哥。每次煕文和瞳发生口角哥哥总是会站在瞳这边,爸爸妈妈也是,而以前不是这样的。爸爸妈妈很宠爱她,哥哥很疼她,只要爸爸妈妈要责罚,哥哥一定是挡在最前面,这一切在瞳到来之后就变了。于是煕文也变了,在瞳的面前煕文变的很冷漠,很跋扈,总是嘴上不扰人,可是其实瞳明白,煕文也是爱她的,因为那一次掉进水里,为了救自己,本来水性很好可以先上岸的煕文一直抱着她游,最后自己上了岸,煕文累的昏倒在水里,还是亦儒把她救了上来,然后在医院躺了一个礼拜。瞳去谢谢煕文,可是煕文仍然很冷的说,我是在水里看不清楚,如果知道是你,我才不会救。瞳笑笑,当时水里的就只有她和煕文,而她们是一起去的。瞳知道煕文是善良的,她会怨恨自己也是没办法的,只是也许连煕文自己也没发现,她已经渐渐的把瞳当成了家人。“我跟你说话,你一定要不回答嘛?怎样,你只会跟我哥说话是不是?那好啊,他出去跟朋友碰面,你就自己慢慢等吧。”煕文说完转身要走,“哦,对了,还有这个,是我哥要我买的哦。”煕文又回身扔给瞳一个纸包。瞳接住纸包,疑惑的看着煕文跑开。然后她打开纸包,愣住了,是她最喜欢的糖,记得小的时候妈妈给她买过,只是这种糖是国外产的,在台北不好买到,后来她就很少吃到了。她怎么知道我喜欢?瞳疑惑,然后又笑笑,她还记得。那一次跟煕文吵架,吵架的原因已经无从考证,瞳本来是不应声的听着煕文大骂,可是煕文抓住瞳床头的小盒子就扔了出去,瞳惊住了,然后被激怒了,那里面装着妈妈唯一留下的东西,就是那种糖的糖纸,她很愤怒的指责煕文,然后把煕文赶出去,抱住盒子大哭,就那次,她记住了。煕文此时站在角落里看着瞳,煕文也笑笑。她讨厌瞳,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她把瞳当家人,她在国外和朋友逛街看到那种糖,她立刻想到了瞳,她很生气自己,居然会想帮讨厌的人买糖,可是她的手还是不受控制的装包,交钱。这是什么感情啊,煕文自己也奇怪到不行,自从那时候跟瞳吵架吵到她大哭,煕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变成了童话故事里坏心的老巫婆只会欺负可怜的公主,瞳真的很可怜,煕文不得不承认,煕文是善良的,虽然她还是嘴上不饶人,可是她已经不自觉的把瞳的存在当成可以接受的事实了。 
“你在干吗啊?,躲在我房间门口发什么呆啊,怎样坐飞机坐到老年痴呆是啊?” 
“你就不能说话有点公德心哦,你一直挂念的妹妹在那里啦。”
 “是怎样,你不是我妹啊。” 
“她是你妹还是我是妹,你自己知道。” 煕文推开突然出现的亦儒跑开,剩下亦儒和被他们说话打断思路的瞳。 
“亦儒,你回来了。”瞳有些找不到话题,毕竟两年没有看到亦儒了,他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阳光,笑起来那么好看 “对啊,我和煕文都提前修完学分都回来了啊,你手上是什么?” 
“是煕文给我的,她说是你要她买的” 
“我要她买的,我哪敢要她买东西啊,她自己想买还推给我。” 瞳笑笑不说话,她早知道是这样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bybearcherry 的頭像
babybearcherry

寶寶的泰迪熊

babybearc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dowlvy
  • ^_^

    支持支持哦~~煞煞好可愛哦~~朝喜歡的說~~等待光光偶的出現~~~瓦卡卡~~哈哈~~~